拼音 赏析 注释 译文

寄夫

黄峨 黄峨〔明代〕

雁飞曾不到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
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
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
相怜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鸿雁飞到衡阳就再也不向南飞,我的信怎么才能到达你的戍所永昌。
我的命薄好似春天即将凋谢的花,六诏之地的风景想必也令人断肠。
说要归来,可是一年将尽还没有回来;说要下雨了,可是天上却艳阳高照。
我们曾经相约归期,可是赦书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你的谪戍之地呢?

注释
曾:竟。衡阳,今湖南衡阳。衡山回雁峰在衡阳城南一里,相传大雁至此不再南飞。
锦字:妻子致丈夫之书信。典出《晋书》,窦滔妻苏氏思夫,织锦为回文旋图诗以赠滔。
永昌:杨慎谪戍于云南永昌卫。
三春:春天有三个月,孟春、仲春、季春,三春即指春天。
妾薄命:乐府古题,内容多写妇女哀怨。
六诏风烟:指杨慎戍地的风景。六诏,唐初分布在洱海地区的众多少数民族部落经过相互兼并,最后形成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蒙舍诏六个大的部落,统称“六诏”。“诏”为其首领的称呼。其中蒙舍诏因其地居其他五诏之南,又名南诏,至唐开元中统一六诏。
曰归曰归:说要归来。
其雨其雨:下雨。
其:语助词,无义。
相怜:又作“相闻”。
刀环:刀头的环,因环、还同音,喻征人思归。
金鸡:古代下诏书大赦时,在竿上设鸡,口衔红旗,以示吉辰。因其鸡头装饰黄金,故称为“金鸡”。后比喻为赦罪。夜郎:汉代西南地区一地方政权,此泛指西南边陲。▲

创作背景

  作者黄峨于公元1519年(明正德十四年)与状元、翰林院修撰杨慎结为伉俪。婚后居四川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次年,随杨慎回京。嘉靖三年(公元1524年),杨氏父子在“议大礼”的政争中,忤触嘉靖帝,杨慎两受“廷杖”,谪戍云南永昌卫。黄峨回到四川新都居处,其间以诗词寄情。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杨慎回家探父病,黄峨获允同赴云南戍所。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杨慎夫妇由戍所奔父丧,后杨慎返戍所,她独居榴阁。在这段时间里,为了表达对丈夫的思念、关心和盼归愿望,作者创作了此诗。

赏析

  诗的首联描写希望寄书信给贬谪远地的丈夫,又担心无法送到;颔联描写诗人的哀怨,并设想丈夫思己之状;颈联化用典故,描写思念与盼归之情;尾联表达了诗人对丈夫回家的期待。全诗哀婉动人,用典贴切自然,典雅含蓄。

  首句“雁飞曾不到衡阳,锦字何由寄永昌。”是说相传北雁南来,不过衡阳,而云南永昌又在衡阳之南,音书更难到达。本欲寄信却说信无法到达,这是情感的一重压抑。思念丈夫之心日炽,诗人想到在这美好的春天,夫妻俩天各一方,纵使眼前风景如画,只是徒增感伤,离情别恨,让人愁肠寸断。

  三四句“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中“花柳”本是春天的象征,同时也因其美好易逝而常常与女性之命运联系在一起。常说花红易衰,红颜易老,都是薄命之叹。“花柳”“风烟”,都有美好易逝的特征,正是这种特征,让诗人格外感到时光的促迫,离别的久远,思念的铭心刻骨。这两句对仗十分工整,一句写诗人自己之感,一句设想丈夫思己之词,有杜甫《月夜》“心也神驰到彼,诗从对面飞来”(清浦起龙《读杜心解》)的笔法,更增一倍思念。

  “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句则是说明思念之深,盼归之切。这两句化用《诗经》,将盼归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诗句不单纯写天气,而是用这种别扭的天气比喻听说丈夫要归来,但每次都失望的情绪。这种情绪与黄峨要表达的情绪一致,将盼归表达得深沉、含蓄。这两句对仗非常工整,自然而富有韵致,如同天造。

  “相闻空有刀环约,何日金鸡下夜郎”是说漫长的等待和无尽的思念,只为守候丈夫的归来。一个“空”字,包含了诗人无限失望的情绪,而“何日”用反问的形式,表明没有期限,反问之中蕴含诗人深深的绝望;黄峨的猜想是对的,直到杨慎病逝,她才万里奔丧,迎得丈夫灵柩回乡归葬。

  这首诗写得哀婉动人,读来似有哽咽克制之声,用典贴切自然,显得典雅含蓄。对于“其雨其雨怨朝阳”句,前人认为她有剽窃嫌疑,其实套用前人诗句在诗歌史上并不少见,宋人黄庭坚就有“点铁成金”“夺胎换骨”之说,关键是看用得是否贴切、自然,黄峨称得上袭旧弥新。▲

黄峨

黄峨

黄峨(1498~1569),字秀眉,明代蜀中才女、文学家,四川遂宁(今遂宁市安居区西眉镇)人,南京工部尚书黄珂之女,著名文学家杨慎之妻,又称黄安人,与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并称蜀中四大才女。黄峨擅诗词,散曲尤有名,著有《陶情乐府》《杨夫人乐府》等名曲,与杨慎的夫妻合编相混词语也闻名遐迩,流传有《杨升庵夫妇散曲》《杨状元妻诗集》等。 

猜您喜欢

次温伯用林公正、刘庆充倡和韵

范成大范成大 〔宋代〕

前山後山梅子雨,屯云日夜相吞吐。
长林绝壑望不到,时有樵归说逢虎。
奔溪朝来忽怒涨,夹岸柳梢余尺许。
屋头未放浓岚散,苦忆清风泛琼宇。
客行落此乱山中,但欲寻人诉羁旅。
比邻邂逅得清士,眉宇津津佳笑语。
杯行起舞出新句,我气已衰聊复鼓。
明年与君杭太湖,扁舟踏浪不踏土。
沉沉玉柱閟仙扃,矫矫虹梁浮水府。
目力无穷天不尽,却笑向来谁缚汝?

和佥事夹谷之寄韵

方逢辰方逢辰 〔宋代〕

夫子说周易,肇开太极分。
及乎作春秋,下逮西狩麟。
混辟至决裂,坚冰致习驯。
三皇何皞皞,五帝何纷纷。
卓哉洙泗翁,道大孤无邻。
于是作六经,以救万世人。
孟氏辨义利,战国骇所闻。
不肯为老聃,和光同其尘。
人不识四端,岂知有君亲。
孔孟作日月,然后夜向晨。
天高与地下,中立师与君。
师以扶网常,君以治广轮。
廉耻甚鈇钺,礼教威斧斤。
自古立宇宙,以道为精神。
清溪斗大邑,土瘠民甚贫。
虎豺方恣睢,骃骐忽诹询。
痛民若赤子,礼士如上宾。
簟瓢在陋巷,穷则独善身。
家有读书屋,乃为劫火焚。
仁人忽行恻,仲氏敢具陈。
公肯挈坠道,天未亡斯文。
移檄作主宰,歌诗示恩勤。
弦歌已久废,简陋尚可因。
祠堂俨遗像,生徒招惊麕。
户内有洙泗,山中见华勋。
光霁挹茂叔,粹盎师伯淳。
体用契忠恕,恭安想天申。
仰师千载上,兴起三代民。
剥穷果不食,贞下元又春。
太极在何处,青归烧痕新。

午憩东塘近白干江西地尽於此

杨万里杨万里 〔宋代〕

日以秋还短,涂缘热故长。
也知茅店小,柰此竹风凉。
更远终然到,而吾有底忙。
欲行犹小驻,咫尺便他卿。

黎良知黎良知 〔宋代〕

见说老僧吟更苦,中宵得句喜撞钟。

无题五首 其四

王逢王逢 〔元代〕

五城月落静朝鸡,万灶烟消入水犀。椒闼佩琚遗白草,木天图籍冷青藜。

北臣旧说齐王肃,南仕新闻汉日磾。天意人心竟何在?虎林还控雁门西。

堪笑

方岳方岳 〔宋代〕

堪笑平原血溅衣,但知忠义未知机。
命悬鬼貌千秋事,年及悬车自不归。

曾仲恭侍郎惠酒以偶有名酒无夕不饮为韵谢之 其七

章甫章甫 〔宋代〕

逢人说项斯,此道今则不。使君如古人,荐善惟恐后。

愿君登廊庙,搜罗到岩薮。使我击壤歌,投老安陇亩。

五禽咏 其二 麦饭孰即快活

耶律铸耶律铸 〔元代〕

长安米贵不易居,粒粒皆比明月珠。彼麦饭孰即快活,宁知西山有饿夫。

师召席上饯邵文敬户部使淮安得作字

李东阳李东阳 〔明代〕

玄云郁重阴,霖雨久逾大。平田偃颓波,万汇同一挫。

累累黍穗落,百亩不盈个。淮阳旧宜麦,未足供甑磨。

稊稗价亦增,谁能问粳糯。官租苦未给,生理安可作。

城市多游民,山林有遗饿。流离及沟壑,去住总无奈。

地连两畿迩,业恐千家破。近闻恩诏下,已放今年课。

汉臣发诸廪,唐法通百货。王事须贤劳,地曹有良佐。

名辞鸿胪籍,檄自尚书座。行哉车马艰,讵免泥涂涴。

东南民力竭,要使皇仁播。官虽问升斗,职岂在扬簸。

平生翰墨场,珠玉生咳唾。簿书剧裁决,馀暇得酬和。

群情恣幽眇,品类入搜逻。德泽乃膏腴,文章比糠莝。

举世轻迂谈,兹言我当坐。偶托平生交,因君识吾过。

君当策勋伐,极力起贪懦。聊因赠行什,预卜还朝贺。

送葛谦问

蔡戡蔡戡 〔宋代〕

顾我穷途醉未醒,年来不复叹飘零。
道山朋旧如相问,为说生涯一草亭。
作者的其它诗文
© 2023 哪诗词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