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 注释 译文

夜闻歌者

白居易 白居易〔唐代〕

夜泊鹦鹉洲,秋江月澄澈。
邻船有歌者,发调堪愁绝。
歌罢继以泣,泣声通复咽。
寻声见其人,有妇颜如雪。
独倚帆樯立,娉婷十七八。
夜泪似真珠,双双堕明月。
借问谁家妇,歌泣何凄切?
一问一沾襟,低眉终不说。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晚上停泊在鹦鹉洲,秋天江上的月亮澄澈明亮。
低到邻船有人唱歌,歌调能使人愁煞。
唱完后便是低低哭泣声,不时抽泣哽咽。
寻着声音去寻找唱歌人,发现是个肤色如雪的妇人。
十七八岁的样子,独自倚靠着船帆。
泪水就像煞里珍珠,一直不停的滴落下来。
我问这是谁家的女子,为何哭得这般凄苦。
但一问却哭得更伤心,低着头一直不说话。

注释
作者题后自注:“宿鄂州。”
泊:停船靠岸。
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汉市西南长江中。
澄彻:明亮。
堪愁绝:能使人愁煞。
泣声通复咽:抽泣兼哽咽。
樯:船的桅杆。娉婷:形容女子美貌。
真珠:即珍珠。
明月:古代珍珠名。
沾襟:一作“沾巾”,即眼泪沾湿手巾。
终:一作“竟”。▲

创作背景

  元和十年(公元815)六月,作者四十四岁时,因写喻诗而得罪掌权的宦官集团,被贬为江州(今九江)司马。而后作者出长安城,坐船从汉水而下,远赴九江上任。当舟泊武昌鹦鹉洲时,忽有歌声传来,如泣如诉,使他不禁寻声而去,从而写下了一首题为《夜闻歌者》的诗。

赏析

  此诗是诗人夜泊鄂州时,听到一位十七八岁女子的歌声而纪实成篇的。其描绘了一个面颜如花、貌美娇艳、背靠桅杆、手拨琵琶、愁绪犹如长江水奔流不息的女子。诗人真实地描写出歌女的悲惨境况,她们渴望像正常人一样过稳定生活,不仅需要应有的物质生活资料,更需要得到精神上的安慰。

  同时,此诗不仅寄予了作者对歌女的深切同情,亦是借此表达了自己凄凉的心情。满腔报国热情不得抒发,却又宦途潦倒,被贬到这偏僻之地,作者当时的心情满心的凄凉,满眼的沧桑。

  此诗之美就美其简练、含蓄,在其“不言”之处。“邻船有歌者,发调堪愁绝”,这曲歌调是《霓裳》还是《六幺》,这份惆怅是“似诉平生不得志”还是“别有幽愁暗恨生”呢,令人难以猜测。“歌罢继以泣”,女子的怨绪一发即不可收,其歌声凄凄惨惨,撕心裂肺。究其原因,不外是“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作者将秋江、明月、江船串联起来作为氛围背景,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淡淡地用上一个“堪”字,却产生出一种“怎一个愁字了得”的意境;最妙的还是“借问谁家妇,歌泣何凄切?”,她却“一问一沾襟,低眉终不说”。在深秋明月夜,一位美丽的少妇如此伤悲,是自叹身世的可怜,还是抒发闺中之怨。作者没有让她“说出”,给读者以无限想象的空间。这处处“不言”,却又处处“在言”,真可谓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结合作者当时凄凉的心情,作者是从京城谪至浔阳,路宿鄂州时写下的这首诗,满腔报国热情,却又宦途潦倒,被贬到这偏僻之地,自然是满心的凄凉,满眼的沧桑:秋天成为“寒秋”,明月成为“冷月”,江船成为“孤舟”,隐约传来的歌声,自然也是“堪愁绝”。但这心中的哀愁又能向谁倾诉,这无奈的心境又有谁能体会,也只能对着这凄冷的景物默默“沾襟”罢了,那浓浓愁思尽在这“不言”中。这“不言”之美乃是一种含蓄之美,寥寥几笔似寻常,却能让人反复咀嚼,久久回味,那充满了含蓄之美的诗词与文章,犹如那含苞欲放的花蕾,虽比不上绽开的花朵那般妩媚,却多了一份耐人寻味的魅力。

  此诗中作者听到这歌泣,便“寻声”去“见其人”。看到这位如花般歌女后,作者没有用“美丽”或“动人”来描绘她的容貌,只是用了“颜如雪”三个字,在文学创作中用“雪”来形容人的容貌是比较少的,而此诗中“雪”字却恰好切合了诗间的意境。“雪”留给人们的印象一是洁白无暇,一是寒心彻骨。“颜如雪”既道出一位肌肤如雪的少妇楚楚动人的形象,又表现出其哀愁悲伤的心情。从视角来分析可以看出作者是远观,只隐约地看到她如雪的容颜,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之美。

  因为有切身体验,所以感情特别真诚深挚,因为是深秋月夜巧遇女子,所以诗情特别哀婉凄凉。▲

白居易

白居易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号香山居士,又号醉吟先生,祖籍太原,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生于河南新郑。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与刘禹锡并称“刘白”。白居易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有“诗魔”和“诗王”之称。官至翰林学士、左赞善大夫。公元846年,白居易在洛阳逝世,葬于香山。有《白氏长庆集》传世,代表诗作有《长恨歌》《卖炭翁》《琵琶行》等。 

猜您喜欢

送邕州高教授二首

项安世项安世 〔宋代〕

听说邕州暂驻航,有金如粟马如羊。
五千里地通中国,四十三州控大荒。
武事建时文未丧,化风宣处教无方。
朝家学校能南越,庆历诸公未易量。

沁园春 畅泊然纯甫由山东佥宪谢病归襄阳,

刘敏中刘敏中 〔元代〕

世事何穷,遇合无媒,飞升有丹。看兵尘蜗角,争知地窄,云垂鹏翼,岂信天宽。一语侯封,九阶夜转,白发十年不调官。人曾说,道本来分定,枉了心艰。苟非吾有诚难。问广厦何时千万间。羡柴扉草阁,自成潇洒,斜风细雨,不用遮拦。麾去青骢,呼来白鸟,要伴扁舟画里看。遨游耳,尽才情风调,付与溪山。

偈颂一百零二首

释绍昙释绍昙 〔宋代〕

上下三指,彼此七马。
眼见如盲,口说如哑。
拄杖子忍俊不禁,等闲捉败。
休休,尽法恐无民,
且放天寒赦。

洞仙歌·仲冬二七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仲冬二七,算良期须果。
若再沉吟甚时可。
况熏炉渐冷,窗烛都灰,难道又各自抱衾闲坐。
银湾桥已就,冉冉行云,明月怀中半霄堕,归去忒匆匆,软语丁宁,第一怕,袜罗尘涴。
料消息青鸾定应知,也莫说今番,不曾真个。

念八日过斗鸡山恶其名之鄙也而不敢易

郭之奇郭之奇 〔明代〕

岧峣相对俯清洼,鹄举鸿冥天路遐。但使闻声能起舞,何须斗檄每交加。

晨昏几带金乌色,晦朔犹留玉兔华。此日标名非我事,任他觜距向时誇。

和集津兄谢王立之红丝花

晁冲之晁冲之 〔宋代〕

故园桃李秋摇落,扫地无花可恼公。近说城南王子妓,亦持红拂剧西风。

再答文潜

蔡肇蔡肇 〔宋代〕

羌兵昔出皋兰路,欲铲新城无聚土。
烟烽照夜气如霞,铁马连群歕成雨。
东西两关同日破,股掌婴儿绝哺乳。
鼓声十日拔帐归,至今犹说防城苦。
当时诸将无奇策,不敢弯弓向胡语。
橐驼西来金帛去,孽狐小鼠犹跳舞。
王师八月尽防秋,惴惴军兴恐编户。
腐儒不用辄忧边,庙堂有人制尊俎。

清平乐 咏木樨花

白朴白朴 〔元代〕

碧云叶底。万点黄金蕊。更看蔷薇清露洗。泽国秋光如水。余生牢落江南。幽香鼻观曾参。见说小山招隐,梦魂夜夜云岚。

颂证道歌·证道歌

释印肃释印肃 〔宋代〕

自招拔舌尘沙劫,沙界弥纶唯我舌。
未曾停歇说真经,惟愿含灵皆廓彻。

送长子琳连州史入觐

章颍章颍 〔宋代〕

冲雪登长道,吾儿更勉旃。
人常谈作郡,汝且去朝天。
身历穷闾久,条陈正宁前。
故人如问我,为说病弥年。
© 2023 哪诗词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