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音 赏析 注释 译文

水调歌头·建炎庚戌题吴江

佚名 佚名〔宋代〕

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如今重到何事,愁与水云多?拟把匣中长剑,换取扁舟一叶,归去老渔蓑。银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
脍新鲈,斟美酒,起悲歌。太平生长,岂谓今日识干戈。欲泻三江雪浪,净洗胡尘千里,不用挽天河。回首望霄汉,双泪堕清波!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建炎四年庚戌年题于吴江

我以前曾几次乘舟经过太湖,如今我重来此地,为什么总觉得愁恨像湖上的云、湖中的水那样多呢?我准备把匣中的长剑,换成一叶扁舟,归隐江上。做官本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寄情山水的隐居生活都被耽误了。
切上鲈鱼,斟起美酒,放声悲歌。生长在太平盛世,万万没有料到今天要饱尝兵戈之苦。我想要倾泻三江的水浪,消灭尽金人侵略者,决不要休战求和。但回头来看看朝廷,朝廷无意收复失地,让人伤心垂泪。

注释
吴江:即吴淞江,太湖的支流。
“平生太湖上”二句:我以前曾几次乘舟经过太湖。平生:从来。太湖:古名震泽,又名具区,位于江苏、浙江之间。短棹:此指小船。经过:曾经经过。
“如今重到”二句:如今我重来此地,为什么总觉得愁恨像湖上的云、湖中的水那样多呢?
拟把:意为准备把、想把。长剑:古人佩剑,表示要争取功名。
“换取扁舟”二句:以剑换舟,暗示报国无门。只好终老江湖。老:终老。
渔蓑:渔人穿的蓑衣。此指渔钓之事,即隐居江上。
“银艾非吾事”二句:掌管印信本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即无意仕途,想寄情山水,也因被琐事耽误而未能成行。
银:银印,即官印。艾:像艾草殷绿色的拴印用的丝带。
丘壑:山丘沟壑,泛指山水。
蹉跎:虚度光阴。此指失时。
脍(kuài)新鲈:烧煮新鲜的鲈鱼吃。脍:把鱼肉切细。鲈鱼是吴江、松江、太湖一带的名产。
“太平生长”二句:意谓自己生长在太平盛世,万万没有料到今天要饱尝兵戈之苦。
岂谓:哪料到。
干戈:古代兵器,这里代指战争。
三江:指流入太湖的吴淞江、娄江、东江三条支流。
雪浪:白浪。
净洗胡尘:指消灭一切入侵的敌人。胡尘,指金人侵略者。
挽天河:卷起天河之水(用以洗净甲兵),暗指休战。此句意谓北方失地未收复,决不能休战求和。
“回首望霄汉”二句:意谓作者满怀报国志向,可是朝廷无意北伐收复失地,空使志士伤心垂泪。霄汉:本义是指天空,这里暗指朝廷。▲

赏析

  这首词抒发了作者收复祖国山河的雄心和壮志难酬的悲愤。上片写重游太湖的感触。太湖之景天下胜,而今沦陷,可自己又报国无门,只好终老江湖。下片着重抒情,作者先用鲈鱼、美酒来强调太湖的美和平静的生活,接着写和平生活遭受破坏,激起报国雪耻的爱国热忱。全篇悲怆激愤,波澜起伏,首尾呼应,唱出了爱国志士的心声,风格沉雄、豪放。

  此词系题于吴江桥上,因而全篇紧紧围绕江水立意。“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这里的“几”含有说不清多少次的意思,它与“平生”“短棹”配合,把往日太湖之游写得那么轻松愉快,为下文抒写愁绪作了铺垫。“如今重到,何事愁与水云多”,陡然转到当前。接下去的词句是感情的连续抒发。一方面留下悬念,另一方面先把感情凸显出来产生感染力。

  “拟把匣中长剑,换取扁舟一叶,归去老渔蓑”,以剑换舟,暗示报国无门,只好终老江湖。但是这三句用“拟”字领起,分明说只是打算。“银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这两句申足前三句句意:先说自己无意做官,后说归隐不能。上片把出处进退的各个方面都已说尽,全篇似乎可以就此收束,然而作者并没有说明,他何以有进退之想,以及最终是进是退,这又预示着必有新意要说。用这种似收似起的句子结束上片,是填词家所追求的胜境。

  下片起头“脍新鲈,斟美酒,起悲歌”三个三字句,音节疾促,势如奔马,作者的感情从中喷涌而出。“脍新鲈”字面上直承“渔蓑”“丘壑”。不过上边已说“归去老渔蓑”未成,”丘壑”之隐也已蹉跎,因而它同上片又好像无关。这种似承似转的过片法,也是大手笔的绝技。从内容着眼,“新鲈”“美酒”都是至美之饮食,但后面接上的是“起悲歌”。此所谓以乐衬悲、愈转愈深者也。“太平生长,岂谓今日识兵戈”,这里开始回答“何事愁与水云多”,也呼应“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岂谓”表达作者没有想到、出于意外。全句意谓自己生长于太平盛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饱尝了兵戈之苦。

  “欲泻三江雪浪,洗胡尘千里,不用挽天河。”“挽天河”出自杜甫《洗兵马》“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甲兵长不用”。杜甫这首诗,是东、西两京收复后,官军继续进击安、史叛军时所写,设想天下大定之后,便如周武王既克殷,可以“偃干戈,振兵释旅,示天下不复用”(《史记·周本纪》)。词用这句气势磅礴的“挽天河洗甲兵”,移用于“净洗胡尘”,这是一个改造;接着又说“不用挽天河”。只须“泻三江雪浪”去“净洗胡尘千里”。这又是一个改造。以“三江雪浪”这一“本地风光”代替“天河”,构想新奇。南宋爱国诗词运用“挽天河”这个出典,多只用其字面,要“洗”的已不是“甲兵”,而是蒙了“胡尘”的山河。这首之外,如张元斡词《石州慢·己酉秋吴兴舟中作》“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陆游诗《八月二十二日嘉州大阅》“要挽天河洗洛嵩”都是。不过,这三句用“欲”字领起,也分明说只是有此打算。正因为有了这一打算,上片中所说的以剑换舟的打算才未实现,丘壑之隐也才蹉跎。结尾“回首望霄汉,双泪堕清波”,“霄汉”这里暗指朝廷,作者满怀报国志向,可是面对朝廷只能使浓愁变成伤心的双泪,因为统治者并不允许人民通过战斗收复失地,作者的一切设想,也都因朝廷的妥协投降而变成了泡影。

  这阕词慷慨悲壮,每个字的后面都激烈跳荡着一颗被压抑的爱国心。词中不断掀起的波折,反映了在国事不宁的情况下个人身心无处寄托的彷徨和苦闷。千百年后读之,仍然使人感叹无已。

创作背景

  这首词是在公元1131—1162年间题在吴淞江长桥上。因为南宋初年,金人大肆南侵,当时秦桧专权,朝政日益弊败,有志发愤图强之士报国无门,因此不少具有匡世济民之才的热血男儿灰心丧志,只求归隐。

简析

  这首词以沉痛的心情、忧伤的笔致,抒发爱国志士抗金无路、报国无门、功业未遂而只好归隐江湖的悲愤。全词深沉激愤,慷慨悲凉,词人朴实而又自然地将“愁与水云多”的心境与“净洗胡尘千里”的壮怀痛苦地交织在一起,充分反映出当时有志抗金而又无用武之地爱国者的矛盾心理,从而有力地斥责了南宋王朝的腐朽无能。

佚名

佚名

亦称无名氏,是指身份不明或者尚未了解姓名的人。源于古代或民间、不知由谁创作的文学、音乐作品会以佚名为作者名称。 

猜您喜欢

送蔡从善中舍迁南畿刑曹郎便道归天台省亲

苏葵苏葵 〔明代〕

山公新上荐贤章,明日长江一苇航。棘部拜衔星彩炫,禁垣回梦墨花香。

赤城草树连车马,白下楼台过凤皇。舞罢彩衣应有教,好将春意济秋霜。

寿严又陵六十

夏曾佑夏曾佑 〔清代〕

冥心测玄化,难以智力争。若就得见论,似亦粗可明。

必与外物遇,始有新理成。造物凭此例,乃以有此昌。

吾人用此例,学术乃可商。邃古有巫风,物魅恣披猖。

洞庭彭蠡间,苗民所徜徉。及与吾族遇,其说稍精良。

五行通天人,八卦明阴阳。糅合作史巫,用事最久长。

悠悠及柱下,哲理始萌芒。青牛邃沦隐,赤鸟来翱翔。

又复合真伪,后以制百王。自从制作来,大义未改常。

然而微言际,委屈不可详。秦皇覆六合,天下赖以平。

左手携方士,右手挈儒生。二者交相妒,乃各盗所长。

高文冠千古,此义为宗纲。班马俨然在,吾说非荒唐。

金人既入梦,白马旋就荒。一时流略力,辟易莫敢当。

尔来数百年,惟释为主张。中间中国盛,非无梯与航。

景教说沙殚,大食称天方。摩尼辨光暗,突厥祀豺狼。

细琐不足道,如沸羹蜩螗。委蛇及赵宋,始决儒释防。

剥极在明季,弥望成汪茫。斯时利氏学,乃适来西洋。

几何及名理,一挽空言狂。清朝盛考订,汉唐莫与京。

推其得力处,讵非数与名。悠悠岁千祀,沉沉书万囊。

人事变如海,玄理日以张。寥寥数匹夫,实斡其存亡。

启非图书力,天地为低昂。先生晚出世,时正丁晚清。

新忧日以迫,旧俗日以更。辕驹及枥马,静待鞭与烹。

一旦出数卷,万怪始大呈。譬如解骥足,一骋不可程。

虽云世运开,要亦贤者诚。阳春转寒冽,风日流辉光。

两头安丝竹,中间罗酒浆。芜词发积素,为寿登高堂。

十年例见事,相对突惭惶。所赖尚能饮,当为尽百觞。

彭篯非所志,相期在羲皇。

龙尾石砚寄犹子远

苏轼苏轼 〔宋代〕

皎皎穿云月,青青出水荷。
文章工点?<黑南>,忠义老研磨。
伟节何须怒,宽饶要少和。
吾衰此无用,寄与小东坡。
(远为人类予。

颂证道歌·证道歌

释印肃释印肃 〔宋代〕

根境法中虚捏怪,见说是师便礼拜。
汝从甚处到其间,且作街坊兼化菜。

题张也愚草书中庸

赵与时赵与时 〔宋代〕

学就右军家数字,笔成东鲁圣人书。
鸾翔凤翥三千许,鹤发鸡皮七十余。
从昔晋碑那写此,近来燕说正纷如。
平生嗜好同羊枣,展玩吟哦又起予。

宋玉

刘筠刘筠 〔宋代〕

楚国骄荒日已深,山川朝暮剧登临。
曾伤积毁亡师道,只托微辞荡主心。
江草东西多恨色,峡云高下结层阴。
潘郎千载闻遗韵,又说经秋思不任。

苦热和袁应祥用韦苏州乔木生夏凉流云吐华月

郭印郭印 〔宋代〕

山深隐{上鹿下加}麏,江寒乱鸥鹜。
我欲从之游,形骸元土木。

颂古十七首

释宗演释宗演 〔明代〕

红轮决定沉西去,未委魂灵往那方。
孝子尽情宣说了,槃山无处可遮藏。
藏不得,堪与人天为轨则。

送倪道士之庐山

赵师秀赵师秀 〔宋代〕

近方辞地肺,本自住天台。
有鹤相同出,无云作伴回。
道房随处借,诗板逐时开。
又说庐山去,闲看瀑布来。

武林山十咏·呼猿洞

梅询梅询 〔宋代〕

古涧飞白猿,寂历不知处。
风激石上泉,僧疑月中树。
微茫认松雪,仿佛横樵路。
写望增尔思,苍苍奈烟雾。
© 2023 哪诗词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